医心网  >  学术动态  >   正文

【CHC2015】赵冬——中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报告2015

发布于:2015-08-11 15:10    

2015年8月7日,在2015年中国心脏大会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内科主任、北京心肺血管疾病研究所副所长、流行病研究室主任赵冬教授做了题为“中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报告2015”的精彩讲座。


赵冬教授在会上进行报告


一、主要心血管病在中国人群死因中的排位


2012年发表于《柳叶刀》全球疾病负担研究表明,在1990年~2010年间全球人群的235种死亡原因中,缺血性心脏病排名第一,卒中位列第二。2013年发表于《柳叶刀》中国疾病负担研究表明,中国人群死因前三位依次是卒中、缺血性心脏病及慢阻肺,其中前两位占到全部心血管病(包括脑血管病)的90%左右,因此心血管病是中国公共卫生及健康事业所面临的严峻挑战。


二、中国脑卒中和冠心病死亡率和死亡人数是上升还是下降?


2013年《柳叶刀》研究数据显示,1990年全球及中国脑卒中死亡率分别为106/10万与167/10万,2010年时分别为88.4/10万与127/10万,20年间死亡率分别下降17%与23.9%,但2010年时中国年龄标化后脑卒中死亡率依然高于1990年的全球平均水平;就具体人数而言,20年间全球脑血管病死亡人数增加26%,中国增加29%,中国卒中死亡人数占全球的29.4%,即中国死亡人数的变化将对全球死亡人数造成大幅影响;20年间全球冠心病死亡人数增加34.9%,中国增加120.3%,中国冠心病死亡占全球的13%;1990年全球与中国冠心病死亡率分别为131.3/10万与55.7/10万,2010年时分别为105.7/10万与70.1/10万,20年间全球冠心病死亡率下降20%,中国上升31.6%,但2010年时中国人群冠心病死亡率仍低于全球水平(均为年龄标化后结果)。


三、中国早发心血管病问题的严重程度


众所周知,世界卫生组织提出了2025年降低25%全球慢性病过早死亡的目标。调查显示,在中国过早死亡(失去生命的年数总和[Total Year of Life Lost]为指标)原因排名中,1990年至2010年间卒中由第二位上升至第一位,冠心病由第七位上升至第二位,而且女性冠心病过早死亡情况更为严重。中国研究数据表明,卒中是影响中国人群期望寿命的第一因素,由此可见冠心病联合卒中是影响中国人群预期寿命的最重要因素。2007年~2011年北京地区调查显示,不同年龄段人群的冠心病发病率均呈现上升趋势,因此年轻群体(未来中坚力量)冠心病治疗形势不容乐观。


四、中国存活心血管患者人数的变化和预测


存活患者通常需要消耗大量的医疗资源,对存活患者数量变化的预测是二级预防的重要内容。2011年世界银行(你没看错就是World Bank)报告显示,2030年中国卒中存活患者数量将达到3000余万例,而且冠心病存活患者数量也将大幅增加,这将需要巨大的医疗资源。


世界银行预测中国卒中存活患者数量递增


2012年中国社区人群卒中存活患者调查发现,40岁以上人群中卒中患病率为1.9%, 2012年时估计中国卒中存活患者已超过1千万,其中54%年龄不足65岁,79%为低教育水平患者,79.4%为医疗保障水平较低患者。


世界心血管病死亡率有效一级与二级预防研究发现,各国一级预防对减少心血管病死亡率的作用占50%~74%,二级预防作用占24%~47%,可见一级与二级预防对减少各国心血管病死亡非常重要。卒中存活患者携带风险因素的比例很高,75%患者LDL-C升高,70%患者存在高血压,55%以上患者超重。中国卒中二级预防联合制剂治疗调查发现,每1千万卒中患者中约900万至少需要他汀及抗血小板药联合治疗,840万至少需要降压药与抗血小板药联合治疗,640万需要三药联用,但其中多数为低保、低教育水平患者,而且实际联合治疗者不足7%。China PEACE研究发现2001年~2011年间我国ST段抬高心梗治疗已有较大改善,但仍有提升空间,还有多项研究证实冠心病及卒中患者的治疗比例非常低。2014年发表于《Circulation》的一项研究对中国急性心梗治疗费用效率进行了分析,发现效率最高的治疗措施是直接PCI(STEMI患者),但这类措施最多使死亡率降低10%,因为多数患者死于院外,所以提高急救水平、缩短患者发病至到达急救中心时间及提高CPR能力对减少此类患者的死亡至关重要。


五、总结


卒中和冠心病是中国人群第一和第二位的死亡原因,卒中年龄标化死亡率呈下降趋势,但总死亡人数明显增加,早死问题严重;冠心病年龄标化死亡率明显上升,死亡人数明显增加。中国卒中和冠心病的患病存活人数不断上升,预计未来二十年内还会继续增加,因此需要加强二级预防。冠心病院外死亡的比例居高不下,院外急救能力需要极大改善,中国心血管病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的关键在于落实。



提问您所提到的研究中芬兰冠心病死亡率下降很快,他们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卒中及冠心病存活患者最需要哪些帮助呢?

 

赵冬教授:芬兰曾经是全球冠心病发病率及死亡率最高的国家,死亡率高达900/10万之多,男性尤为严重。70年代起芬兰开始实施“北卡”计划,广泛落实公共卫生政策,提高全民心血管病预防认知水平,在全国范围内综合推广一级预防及二级预防措施,因此芬兰冠心病治疗的改善可能与公共卫生政策及医疗条件的优化有关。捷克解体后取消了对民众肉食消费的补贴,人们开始更多的食用鱼类及蔬菜,其后冠心病死亡率也发生了明显下降,因此生活方式对病死率也有很大影响。


就患者所需要的帮助而言,有两点比较重要:第一就是医疗保障,国家医保部门需要优化对低收入者的医疗保障;其次是患者需要用相关知识武装自身,使低教育水平者更好的管理自己,因为医生管理的可行性较低。


提问卒中发病原因包括脑血管病变、房颤、血栓栓塞,流行病学对卒中的预防策略能否据此进行细化呢?


赵冬教授:其实已经有学者进行了该方面的研究,房颤的归因危险比较低,卒中患者中存在房颤的比例不足6%,因此90%以上的卒中并非由房颤所致。虽然房颤患者的卒中风险很高,但房颤患者整体比例较小,而高血压比例是最高的,控制血压对减少卒中发生非常重要。因此尽管房颤相关卒中的预防很重要,但是国家还是将研究的侧重点放在高血压管理方面。


转自:医脉通



上一篇:《高血压合理用药指南》在京发布
下一篇:【CHC2015】袁晋青——稳定性冠心病的诊疗进展
评论列表:(评论 0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最短5个字
登录     注册